涸泉流砂

♡Odazai♡偶尔推荐太芥粮!
この命が辉く与えられた刹那に
どのくらぃの焔と出会えるのだそら

✨嗯!我在。✨

【织太】冬氤。

今年也依旧记得他!!!😭谢谢韶华特意送我的新年礼物!!!吃的非常开心!!

方悔_实力眼瞎中x:

给列里的vivi @Vivi-微枫 的新年礼物!大家2018年快乐哦!




ATTENTION:


*CP织太


*OOC


*渣文笔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冬天的横滨格外地冷。织田作之助从海边回来,灰蒙蒙的天空鲜有海鸟飞翔的身姿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匆忙赶回洋食店,两位友人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织田作回来了!开饭开饭!”太宰治朝他挥着手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“伯伯,请拿一瓶菊正宗【注:日本清酒名。因为其酒气凛冽,故称为:男人之酒。】——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给我们一人一杯凉开水就好。”织田作坐下来,无视太宰嘟哝“什么嘛织田作……这么冷的天还不喝点酒暖和一下身子。”拜托,他在心里默念,明明前一阵还是个一杯倒。虽然叫大叔做了不那么辣的咖喱饭,谁知道你吃了会不会呛到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三个玻璃杯碰在一起,发出一声脆响,里面盛满了盈盈灯光。坂口安吾从咽下第一口咖喱开始,喝水的手就没停过。太宰的鼻尖缀满汗水,他笑着刮了刮鼻子:“也许你是对的织田作……的确、吃饭都吃热了啊!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吃得最享受的织田作放下勺子。“抱歉,不合你们口味吗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安吾和太宰对视了一眼。“哪里的话。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。”安吾说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老旧的电视机正在直播新年晚会。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了一会儿,安吾看了看表,说声“失陪了”起身告辞。织田作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,叫住了安吾。老板乐呵呵地拿出一个大袋子:“织田作,这是你要的,是进口的福桔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作道声“谢谢”,挑了几个橙里透红的桔子放入安吾手心。安吾把饱满的果实举到眼前仔细端详,圆框眼镜后的双眸浮现出几分柔和:“这是新年礼物吗……感觉很温暖。谢谢你,织田作先生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目送着安吾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,织田作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水果上:“大叔,叫孩子们下来吧。对了太宰,你会不会把桔瓣——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交给我吧织田作!”太宰治带着游刃有余的微笑,从他手里接过一粒,三下五除二把外壳剥得干干净净。
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望着七零八碎的桔皮,织田作泛起无奈的笑,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近蒂处平切,取出瓣肉,留下桔壳,用红丝线穿过桔壳提挂,再用小钢丝扎成烛托放入灯中,插上小蜡烛。淡黄的灯光下,七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织田作娴熟地完成这项工作。

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他的手可真巧。


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作扎了六个小桔灯。他把五盏灯和五碟果肉分给孩子们。他们欢喜地笑着,举着明晃晃地小灯笼。织田作在他们“咚咚”跑上楼梯时喊道:“早点休息,不要玩太疯了哦——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点亮剩下的一盏桔灯,织田作和太宰迅速消灭了桔子,舌尖萦绕着酸甜的口感。织田作点燃了一支香烟,老板调暗了灯光退下去休息,太宰单手支着脸颊望着织田作的侧脸笑道:“织田作,等着跨年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作沉吟了一会儿:“我想——今晚待在这里,给孩子们守夜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眨了眨眼睛:“是吗、那么我也留下好啦,和织田作一起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作望向他,那双温和的蓝瞳仿若冬夜的天色:“你很高兴呢太宰……我也很期待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玻璃杯相接,谁都不再言语。太宰把头伏在吧台上盯着电视屏幕,眼皮渐渐变得沉重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啊啊、今晚真的不适合喝酒。他想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是被店外的焰火声惊醒的。他直起身子,肩上大了一码的风衣滑落在地。新年晚会已接近尾声。转头一看,织田作却不见踪影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蹬上二楼的房间,却听到有谁在温柔地低语,像是在说悄悄话: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幸介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真嗣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咲乐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优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克巳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在每个孩子枕边放上红包,织田作之助走出房间,看到太宰治倚在墙上:“哟,织田作——”




        他走近太宰治。对方不知他要干什么,手上的动作僵硬地停住。他低下头伏在那人耳边说话的同时,零点时分的烟花正好响起,声音震耳欲聋,太宰却清楚地听到那句话: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太宰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织田作都听不清自己在讲什么。待到声音逐渐减弱,他才向太宰伸出手。“很高兴有你这样的朋友,又一起度过了一年。”他笑道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眼里的错愕逐渐褪去。他紧紧握住织田作的手,露出安心的笑容:“我也一样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啊,织田作。不过——说不定今年我就自杀成功了呢!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被烈酒呛到喉咙还是被咖喱饭噎住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“织田作!不要把我当小孩!我马上——就可以和你、安吾,三个人一起把酒言欢了!”




        睡意朦胧的坂口安吾透过窗户看完烟火,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。孩子们则从床上爬起来,手攀着窗户望向外面的街道。




       细雪纷纷扬扬,送上新年的祝福。




==========不想被刀的孩子请止步==========


==========不想被刀的孩子请止步==========


==========不想被刀的孩子请止步==========




        从宿醉的头疼欲裂中醒来,太宰治睁开眼环视四周,周围一片狼藉。这里被侵略破坏的痕迹一如既往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竟然在废墟里过了一夜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冷,他眯起眼睛看向窗外,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新的一年……吗。




        起身抖掉风衣上的尘埃,太宰垂下眼睫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、去看一看织田作吧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带走旧书桌上的桔子皮,他甚至没有发现它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依然下着雪。


        -fin.-




        【提问:织田作最后回来了吗?】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涸泉流砂方悔_实力眼瞎中x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今年也依旧记得他!!!😭谢谢韶华特意送我的新年礼物!!!吃的非常开心!!
©涸泉流砂 | Powered by LOFTER